<delect id="ah2wx"></delect>
<var id="ah2wx"><rp id="ah2wx"></rp></var>

<object id="ah2wx"></object>

<font id="ah2wx"></font>
<i id="ah2wx"></i>

<font id="ah2wx"></font>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建構有“世界哲學”意識的中國哲學

    發布時間:2018-01-03 11:35

      什么是世界哲學?世界哲學是歷史與世界歷史為背景的,論哲學本身來說,走向世界意味著哲學作為智慧之思的本原形態。世界哲學在植根于世界歷史這一背景的同時,也表現為從人類普遍價值的維度考察世界對于人的意義。世界視域下的普遍視域,同時與哲學自身的發展相聯系。


      11月8—9日,由武漢大學哲學學院、武漢大學國學院主辦的“中國哲學書寫范式反思暨紀念蕭萐父先生冥誕九十周年學術研討會”在武漢舉行。來自北京大學、臺灣慈濟大學、日本東北大學等高校的學者圍繞中國哲學的前沿問題展開深入研討。


      “合法性”反思是焦慮更是覺醒


      “中國哲學”學科從創立到發展已近百年,不斷出現存在的“合法性”問題,并被渲染為出現了“危機”,武漢大學國學院院長郭齊勇認為這令人深思。他分析,提出所謂“合法性”問題者至少持守兩種立場或視域。一種以古希臘(特別是亞里士多德)以來至近代西歐大陸哲學的范型為主要參照系,以近400年的科學理性作為唯一尺度,否認中國有“哲學”,認為中國頂多只有“思想”。另一種認為近百年來,“中國哲學”學科的研究者只不過是用西方哲學的不同話語系統來宰割中國本土哲學,并沒有發掘出中國哲學的真髓,需要反思這種“漢話胡說”的處境,從而建構一門純粹的、用本土話語敘說的“中國哲學”學科。


      從泛義上講,凡是對世界與人生之總體思考,均可冠之以“哲學”之名。西方哲學展現的是西方人思考世界與人生的一種模式,而中國哲學則是代表中國人思考世界與人生的一種模式,它們各自展現出哲學之一殊相而已。因此,有學者認為,從名實關系去討論中國哲學之合法性是無意義的。不過,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李翔海表示,“中國哲學合法性”問題的討論,對于我們在更高的理論層面反思中國哲學的理論特質、尋求其更為合理的存在形態,具有積極意義。


      面對中國哲學的合法性焦慮,深圳大學文學院院長景海峰認為,表面上看這是一場危機,而實質上更象征了一種覺醒,是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對自己民族思想之元敘事的非主體狀態的覺醒,是對強大的歐洲中心主義之無所不在的隱層影響和支配權利的覺醒。


      “當代西方哲學的發展轉進,從一個側面為中國哲學的合法性提供了有力旁證?!崩钕韬1硎?,經過近百年的發展,中國哲學在現代西方式的、以“求真務實”為追求的知識論哲學之外,建立了一個以“天人之學”為核心、以人生問題為中心而展開的中國哲學形態。因而,中國哲學不斷成長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以西方哲學來詮釋、批評中國文化的過程。同時,中國哲學逐漸具備了對西方哲學展開反批評的潛在可能性,從而不斷推進中西哲學進入一個可以真正展開對話的更高發展階段。


      在中西對話中發掘中國哲學獨特性


      中國哲學書寫范式問題成為與會學者熱議的焦點。武漢大學哲學學院院長吳根友表示,從解釋學的角度看,每一次的哲學史書寫,其實都是對哲學思想歷史的一次重新詮釋。


      與會學者表示,中國哲學思想史書寫的新范式,應該是跨學科的,哲學家、史學家甚至文學家應相互合作,將側重于思想內涵與論證的哲學書寫,與強調外延社會與文化因素的史學書寫協調整合,從而做到既有當代思考,又有歷史積淀。


      談及重新書寫中國哲學史,吳根友強調,在比較正確的“哲學”觀指導下,在中西比較哲學的視野里,凸顯中國哲學的獨特性,進而將“哲學”這門學問真正地移植到中華文明的土壤之中。郭齊勇表達了相似觀點,他認為,“中國哲學”的主體性與學科范式,需要在與西方哲學相比照、相對話的過程中建構。一方面,仍然離不開中外哲學更加廣泛深入的交流、對話與溝通;另一方面,應有自覺自識,發掘中華民族原創性的智慧與古已有之的治學方法,并予以創造性轉化。


      “重寫中國哲學史,必須改變迄今為止在相當程度上依然將西方哲學等同于人類哲學之共相的狀況,還西方哲學作為人類哲學殊相之一的‘本來面目’?!崩钕韬UJ為,通過深入而系統地開掘中國哲學中蘊涵的不盡同于西方哲學的智慧精神,以進一步豐富哲學的內涵,不僅要凸顯同時涵容了中西哲學之基本智慧精神、作為人類哲學之共相的哲學特質,而且要在人類哲學之一般的高度確立中國哲學與西方哲學平等齊一的、人類哲學殊相之一的地位。


      解決中國思想主體性的復位和身份的重構還面臨不少困難。景海峰認為,一方面,要反思近百年來中國哲學建構和發展的歷程,從中總結出有益的經驗和教訓;另一方面,要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尋求適宜的自我身份和新的表達方式,以化解地方性知識的困限,從而把中華民族的聲音帶入到世界性的場域中去。他表示,中國哲學的身份重構,只有在多元而復雜、深刻而顯律動的場所中經受住種種考驗,才是真實可能的。


      全球時代呼喚各民族哲學“大會師”


      當前,在全球化浪潮下,地理空間高度壓縮,時間維度不斷標準化和去地方化,“脫域”現象頻繁出現,全球性問題日益凸顯?!斑@迫切需要各主要文明形態的思想家、哲學家從自己的文明與哲學中走出、走向世界,并盡可能多地運用其他民族的文化與思想資源,對當今及未來人類面臨的共同問題給予哲學性解答?!本昂7灞硎?。


      “在全球化與本土化雙重力量并起交織的時代,建構一種‘世界哲學’有其現實緊迫性?!睖刂荽髮W哲學與文化研究所副所長孫邦金解釋說,世界歷史時代里的世界哲學,其問題意識與過去民族——國別史時代里任何一種哲學傳統都有相當大的不同。


      在統一的“世界歷史”時代,如何在充分發掘中國古代哲學思想資源的同時,合理地繼承中國現代哲學的思想成果,寫出新的、具有“世界哲學”意識的中國哲學?吳根友表示,認真咀嚼、反思近現代中國哲學中的“世界哲學”意識,可為當代中國哲學走向世界提供寶貴的思想與精神資源。他認為,這是一個歐洲哲學走出歐洲,中國哲學走出中國,各民族哲學走出自己傳統,走向他者、走向世界的哲學“大會師”。在此過程中,各民族哲學將與他者積極對話,并在“世界意識”的洗禮下回到自身,從而形成一種帶有各民族精神烙印的“世界哲學”。


     ?。〒吨袊鐣茖W報》明海英)

    學術參考網:http://www.kj9993.net/wx/sjzx/222730.html

    上一篇:試析當代視域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教學的創新路徑

    下一篇:為什么世界哲學日更值得慶祝

    相關標簽:
    文學最熱期刊
    一分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