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ah2wx"></delect>
<var id="ah2wx"><rp id="ah2wx"></rp></var>

<object id="ah2wx"></object>

<font id="ah2wx"></font>
<i id="ah2wx"></i>

<font id="ah2wx"></font>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語言研究是亞氏傳統邏輯學說的起源

    發布時間:2018-01-03 11:29

      摘要亞里士多德邏輯學說與其語言研究在來源上有很大的關聯,如在修辭學方面,他從智者的修辭術中總結出比喻理論,從而創建了著名的《修辭學》理論系統;在語法學方面,極其經典地表現了語法與邏輯之間的承遞關系;在語義學方面,可以說,亞里士多德所創立的邏輯學說,得益于其對語義的探索,因此,語言因素在亞里士多德邏輯學說中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關鍵詞:亞里士多德修辭學邏輯學說淵源


      中圖分類號:B81文獻標識碼:A


      語言在與傳統邏輯結合之后,對于我們的生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都源于亞里士多德邏輯著作中的語言思想所形成的系統語言理論。在亞里士多德生活的古希臘時代,語言知識在他的整個邏輯學說中具有極大影響,即語言是邏輯研究的工具,他通過語言進行邏輯研究,其邏輯推理也是從分析語言和語法入手的。因此,亞里士多德邏輯學說的建立與語言的研究有著直接的歷史淵源,亞里士多德的語言研究幫助他確立了在其邏輯學中應有的歷史地位,直接促進了其傳統邏輯學說的研究、發展。


      一亞氏傳統邏輯學說的語言根源


      亞里士多德在歷史上被人們稱之為“人類導師”,被認為是“百科全書式”的學者,他更因其邏輯學說而被稱為是“西方邏輯之父”,其邏輯學說主要匯編在《工具論》中,主要內容有關于謂詞和范疇的學說,關于命題(判斷)的學說,關于推理的學說以及關于思維基本規律的學說。


      邏輯學探討的是思維規律,語言學探討的是語言規律,而從某種角度來說,語言規律是思維規律的一種表現形式,語言邏輯從邏輯方面分析自然語言的邏輯表現,邏輯語言通過邏輯工具探討自然語言的語法、語用和語義,使之更好地為人類生活服務。


      蘇格拉底是古希臘最富盛名的雄辯大師,門下追隨者眾多,柏拉圖即為門下高足,他忠實地記錄了老師眾多的“對話”言論,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語言與邏輯思想的財富。亞里士多德師從于柏拉圖,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終成人類歷史上的思想巨人。蘇格拉底的“精神助產術”即明確概念與柏拉圖的邏輯思想是邏輯史上的寶貴財富,他們的學說對亞里士多德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崇尚知識、熱愛真理的傳統一直得以承傳。如柏拉圖所編撰流傳下來的“對話”著作就有40余篇,全都是經典的語言素材與邏輯推理的雛形,這顯然說明了邏輯思想是通過語言具體運用抽象得來的。就亞里士多德個人來說,他生活的時代背景使他更能夠進行語言探索。經濟的發展、政治的民主以及思想的自由、科學發展的推動以及古希臘論辯之風的盛行等等,這些良好的氛圍客觀上給亞里士多德著書立說提供了寧靜的心理空間,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高屋建瓴地總結、創建了《傳統邏輯學》這一留芳千古的理論體系,堪稱人類思想文明寶庫之瑰寶。


      二亞里士多德的修辭學內涵


      1修辭學與邏輯學之間存在的關系


      在古希臘時期盛行論辯之風,為了在論辯中取勝,智者們常常使用“論辯術”以及“修辭術”。而后者指的是“一種能在任何一個問題上找出可能的說服方式的功能”,其目的是為了在法庭或公眾集會中說服群眾,主要指立論和修飾詞句的藝術。但“論辯術”和“修辭術”中的一些在使用中就顯得邏輯混亂,語言受損。而亞里士多德就將二者進行了比較,并通過研究,說明修辭術如果使用恰當就會成為對社會有用的藝術。這樣,他就在他創作的《修辭學》中說明了自己的觀點,即演說中的推理、證明的邏輯,這與他的邏輯學說產生了很深的淵源關系。


      2古希臘智者思維對傳統邏輯學說的影響


      在古希臘時期,雅典經濟繁榮,文化發達,眾多智者相繼出現,各種思想泛濫,論辯現象蔚然成風,客觀上,論辯促進了語言的發展,也形成了邏輯學中論證理論的基本素材,同時也為邏輯學的誕生創造了條件。而論辯之所以能夠產生感染力,在于運用語言的能力,智者的“修辭術”偏重語言的技巧,所以語言駕馭能力某種程度上決定了論辯的優劣。其中包括揭露詭辯、規定概念、進行歸納等,而這些統統屬于邏輯方面的內容。


      智者們從如何正確使用語言于寫作,即我們現在所理解的語法以及正確地確定名稱。在這種氛圍下,最早的語言哲學思想產生了。在智者看來,邏輯包含的內容是語言的形式、思維方法和思維方式以及語言的思想內容。但他們沒有將使用語言的技藝和邏輯思維方法進行區別開來。但智者的論辯卻為亞里士多德邏輯學說的誕生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他開始對邏輯進行全面的探討,即論辯所需的正確思維方法和思維方式,從而真正地上升到邏輯學的角度,開創了形式邏輯的先河。這當然離不開智者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3亞里士多德修辭學思想與邏輯學說的關聯


      亞氏《修辭學》的第三卷以風格為線索,說明了其影響因子是語言知識和比喻辭格。因此,我們可以看出其中的比喻理論對邏輯學說是非常重要的,對于現代修辭學來說,比喻也是極重要的辭格。


      亞里士多德關于比喻的理論非常精道,他從字詞在隱喻中的作用逐步引入隱喻理論,如在他的著作《詩學》中,就定義了:“用一個表示事物的詞借喻他物,這個詞便成了隱喻詞?!崩纭巴勇輬F團轉”中的“陀螺”是本義詞,“生命的陀螺”中的“陀螺”則是隱喻詞。他認為本體和喻體的相似點不應該太少,隱喻詞必須與被比喻的事物相適合,不能造成語義的含混不清。作者把比喻分為明喻和隱喻,明喻是說這個像那個,如:這個孩子像小老虎一樣結實;隱喻則說這個人就是那個人,如:他這頭笨驢。我們看到,明喻的比喻明顯,而隱喻則要經過思考才能明白其中的含義。在亞里士多德的比喻邏輯結構中,其明喻和隱喻都表達了同樣的演繹推理,他們都有共同的邏輯結構,但是需要說明的是,在邏輯結構的語言表達上是有差異的。簡單地說,明喻是明顯地打比方,隱喻則可以是對類比推理的表達,而明喻如果去掉了說明就成了隱喻。


      在亞里士多德的修辭學中,論述了類比推理理論,即根據兩個對象在一系列相同或相似的屬性,并在知道其中一個對象及其特定屬性時,推出的另一個對象的相關內容,比如:X對象具有x、y、z、u屬性,Y對象具有x、y、z屬性,因此,就推斷出Y對象也具有屬性u。而我們經過仔細研究發現,比喻理論與類比推理理論之間的關系是,它們要求被比對象相似點不能沒有,也不能太多,并且類比推理和比喻的對象都是不同類的事物。一個好的比喻應力求其合適,比喻的對象必須是不同類的事物。類比推理的條件是“一系列屬性上是相同或相似”,類比的對象則可以是不同類的事物,所以類比推理和比喻有時會合為一體,更能給人以美的語言享受。


      三亞里士多德的語法學內涵


      古希臘是語言學最早的發源地之一,在邏輯學與語法學共同發展的歷史過程中,邏輯學與語法學的關系極其密切,在亞里士多德的邏輯學說中,語法的影子隨處可見。概念在整個邏輯系統中是最基本的組成部分,它從語法知識入手,由此展開對語詞進行深入的分析研究。如關于名詞,亞里士多德是約定俗成論者,即具有某種意義的與時間無關的聲音。他從純語法學的角度進行分析,認為“謂詞”是命題的一個部分,指出了它們的語法特征,確立了謂語的大致范圍,并讓這些范圍為他的命題理論進行服務,并從陳述句入手逐步引入命題理論,有利于確立命題中主詞和謂詞的大致范圍。亞里士多德從語法角度將命題分肯定命題和否定命題,如所設立的命題可以是全稱肯定判斷,也可以是全稱否定判斷。


      在前文我們曾談過亞里士多德的推理學說,它源自語法。他典型的三段論形式是其邏輯學說的核心,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如果有死的人屬于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屬于每個希臘人/那么,/有死的人屬于每個希臘人”。在建構三段論體系的整個過程中,他命題的表述形式是非常嚴格的,他始終緊密聯系語法知識,避免列舉具體的例子而出現錯誤,明確三段論中的前提與結論的關系,并以此為基點引出了整個推理系統。因此,關于三段論從定義看,這種推理是一種論證,正像“如果……那么……”那樣的出現使得這一關系明朗化。從三段論的具體形式看,它直接反映了前提與結論的這種因果關系,是工具語言而不是對象語言,并從中找到邏輯形式和邏輯常項的客觀意義。


      邏輯學是研究思維形式的學科,與語法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兩者從本質上是有差異的,在亞氏的語法研究中,基本上有了命題的邏輯研究,闡述了語詞與概念的差別,這在人類邏輯史上是有奠基意義的,他通過對語詞的充分理解進行合適的選擇,并成為邏輯內容,即概念。如“轉月亮”,在語法層面是動賓結構,而于邏輯層面上來說,“月亮”不能作“轉”的賓語,而只能說“月亮轉”。這時,我們就可以用更合理科學的標準來對句子進行規定,以判斷它是否正確,換句話說,對句子評定“真”“假”在語法上似乎不同。反過來,我們再看邏輯學,它就能夠也必須賦予句子以“真”“假”值,這能夠防止語言學中一般性描述法的主觀缺陷,然后來判斷,其與客觀存在相一致就是真,不然就是假。這樣就從語詞到概念,從句子到判斷產生了性質判斷系統。


      因此,從前面的討論中我們可以得知,邏輯和語法并不是截然分開的,命題之間的關系分析必須以語法為基礎,語句的邏輯關系和語法關系相關聯,從而因果關系是必然性的一種具體表現,證明了亞里士多德研究推理是以分析語言為基礎,以概念為基礎,由命題組成三段論,并以此明確邏輯關系,成就了他的邏輯學說。


      四亞里士多德的語義學思想內涵


      在語義方面,邏輯語義學的出現使語義研究深入詞義深層。亞里士多德的邏輯學說中,語義學與其邏輯學的關系也很密切,他的語義研究貫穿邏輯研究的始終。


      1詞項的內涵與外延意義


      亞里士多德在分析概念時用到了“概念意義”,這就涉及到了詞項的“內涵意義”,在對詞項進行內涵解釋的同時,也注意到了它的附加意義,并極力強調了概念的內涵。如在《范疇篇》中解釋了“有”字,舉個例子來說,用于數量:某人體重有一百公斤,用于身體的某一部分:人有頭腦和四肢等等,他列出了“有”字主要有八種意義。認為“有”字的基本意義,是其概念意義。而他在其中所說的“有妻子”具有附加意義,說明她是丈夫的財產,這當然與亞里士多德所處的社會環境有關,反映了當時階級對立的社會狀況。


      亞里士多德整個邏輯學說中的詞項外延意義非常重要。關于外延意義,語義學與邏輯學觀點基本一致,都是對詞項的外延進行解釋。如“他喜歡金絲雀”中的“金絲雀”的外延是指一種鳥而不是某一只鳥。亞里士多德在具體運用概念的時候,注意到詞項的附加意義是社會化的,因此保持了概念外延上的準確性和科學性,并延續到了他的推理理論中。


      2真實句與謬誤句


      句子是由詞項組合而成的,不管詞項意思怎樣獨立,只有想到結合才能成為句子。亞里士多德對詞項的組合句子也頗為重視,并確立真假的標準在于“是”與“不是”,通過賦予命題以真假的語義特征,來判斷命題所表達的意義與客觀世界是否相一致,如果相一致就為真,否則為假。


      他在以賦予命題以真假的語義特征時,非常清晰明確地考慮了語句的范圍,如我們常見的祈使句在語義上只表示一種主觀意愿,無法賦予也不可能賦予其真、假值,所以不能成為邏輯學中判斷的直接研究對象,換言之,詞項所具有的指稱性和組合功能是命題信息語義的根本,并對邏輯學的推理理論產生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五結語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可以得知,語言與亞里士多德的邏輯學說有某種淵源,具體地可以從修辭學、語法學和語義學這三方面表現出來,因此,可以說,亞里士多德在語言領域的貢獻為其邏輯學說的研究建立了堅實的基礎。


       參考文獻: 

      [1] [英]威廉·涅爾瑪莎·涅爾,張家龍、洪漢鼎譯:《邏輯學的發展》,商務印書館,1985年版。 

      [2]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邏輯教研室編:《邏輯學》,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 

      [3] 田小琳、黃成穩編:《語法、邏輯、修辭教學論集》,新蕾出版社,1984年版。 

      [4] 苗力田主編:《亞里士多德全集》(第一卷),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0年版。 

      [5] 王希杰:《修辭學通論》,南京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 

      作者簡介:程惠,男,1955—,湖北天門人,本科,副教授,研究方向:邏輯學,工作單位:河南警察學院。 

    學術參考網:http://www.kj9993.net/wx/ljx/222729.html

    上一篇:“法律邏輯學”課堂教學方法研究

    下一篇:如何在邏輯學教學中強化情感教育分析

    相關標簽:
    文學最熱期刊
    一分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