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ah2wx"></delect>
<var id="ah2wx"><rp id="ah2wx"></rp></var>

<object id="ah2wx"></object>

<font id="ah2wx"></font>
<i id="ah2wx"></i>

<font id="ah2wx"></font>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從根本上解決三農問題

    發布時間:2018-01-05 09:09

      潯龍河由“自然村落”向“特色小鎮”轉變的核心動力是工商資本下鄉。為深入研究資本下鄉,專家們在湖南全省范圍選取了7個市州,了解1—2個資本下鄉項目基本情況。上報的12個項目中,現代農業型、生態農業型、觀光旅游型項目10個,占83%,工業帶動型、電子商務服務型項目各一個。


      將這些項目與潯龍河進行比較,共同點是在鄉村發展特色產業,客觀上培育了農村發展新動能。不同點是潯龍河資本下鄉過程中,在制度建設、產業發展、農民致富、建設農村、社會管理等方面,更具有創新性、整體性、系統性、可持續性。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獲取更高收益,是工商資本下鄉必然選擇。從實踐看,資本下鄉基本是某公司對產業的直接投入,是單一、直線型的。比如衡南縣大三湘茶油、湘潭縣的花木、廣林的玫瑰等發展生態農業和蓮山莊園等生態農莊等。


      潯龍河資本下鄉則有其創新性路徑,比如規劃引領。潯龍河特色小鎮嚴格貫徹多規合一,即以民生規劃為核心、產業規劃為引領、小鎮建設規劃為推手、社會發展規劃為長遠目標、土地利用規劃為保障的規劃體系,在規劃引導下吸引企業進入,避免盲目開發帶來的隱患。


      平臺運作方面,潯龍河特色小鎮以小鎮建設為平臺,由政府、村集體及公司三大運營主體負責,以企業作為主體、政府負責引導、市場化運作。從小鎮人口結構構成分析為切入點,重點圍繞小鎮消費結構和消費人群,開發相應的產業,重點發展生態文化旅游及教育產業,并以項目的方式吸引企業投資,形成特色小鎮建設與“美麗鄉村”現代綜合產業發展的雙輪驅動模式。


      融資創新是放大潯龍河價值的重要手段,潯龍河特色小鎮開發過程中運用PPP融資、上市融資、眾籌、參股合營等多種融資手段和方式。如利用PPP融資解決政府公共投資的最佳金融方案、借助上市公司廣州棕櫚園林股份有限公司通過股市增發融資確保產業發展資金投入,以眾籌和私人訂制的模式助推鄉村康養產業開發。


      從推動力量看,潯龍河更具系統性。工商資本注重追求規模效益,分散的土地經營權是資本下鄉的障礙。資本下鄉必須解決土地集中流轉,讓資本“腳踏實地”。從案例開看,小鎮主要存在流轉規模小、流轉難的問題,如湘潭市盤龍生態農業示范園受到土地流轉難的困擾,嚴重制約了其整體效應的發揮和規劃的落地,潯龍河資本下鄉則追求推進的各項要素內在邏輯性,追求要素間的內在聯系性,用系統的、運動的,而不是孤立靜止的眼光來推動潯龍河特色小鎮打造。


      潯龍河系統地處理好政府、企業和群眾的關系,建設過程堅持了“農民是土地的主人,企業是開發的主力,政府是服務的主體”的理念,地方政府通過推動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不斷延伸,贏得了良好社會效益。企業通過拓展市場空間,可以獲得預期的資本回報。群眾通過獲得土地集中流轉帶來的固定收入,通過城鎮化帶來就地就業機會以及合理的集體資產經營分紅等,實現了經濟收入、生活水平的有效提升。這些為小鎮建設和發展注入了活力,提高了小鎮建設效率和質量。


      潯龍河系統地處理好產權、投資和分配的關系,建立了合理、穩定、可持續的發展紅利分享機制,營造良好的多方共贏、紅利共享發展模式,有效激勵各方主體,確保政府、企業、群眾參建的積極性。


      此外,系統地處理好土地、人才、資金的關系。潯龍河特色小鎮依靠帶頭人柳中輝及其團隊的帶動,不僅使本村獲益,也吸引鄰村加入到新型城鎮化建設中來。雙河村土地流轉后進行規模種植,保證了耕地紅線和糧食安全,有效提高了土地耕種效率。同時,將土地承包經營權作為股權入股組成合作社,農戶作為股東,既可按股分紅,又可以通過勞動取得收入。在項目建設資金來源上,政府投資主要投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領域,而企業則依據市場機制投向競爭性經營領域,確保了多方的共贏。


      從規模運作看,潯龍河項目更具整體性。由于“特色小鎮”需要具有生產、生活、生態等綜合性功能,因此,需要從小鎮的規模來考慮其整體布局,從調研的情況來看,一般以項目建設為引導的特色小鎮建設都是先流轉一部分土地,就開發一部分項目,如汨羅市白水鎮西長村的開發就是以先流轉的3000畝土地進行產業開發,后續發展過程的整體性必然受到一定的障礙。而潯龍河特色小鎮的開發以村為單位,不落下一戶農民、不落下一寸山水,讓原住民真心擁護特色小鎮的開發,有序推進產業發展和小鎮建設,其規模運作更具整體性。如潯龍河小鎮的開發以“寸寸土地長稻谷”的理念實現土地資源價值的最大化,贏得了村民的廣泛認可。潯龍河特色小鎮建設全面考慮將農民手中所掌握的土地資源資產化,從而實現農民的物權價值。如以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為例,無論是水田、山塘還是林地都統一進行流轉,分類進行補貼。按照耕地每畝每年600斤谷,林地150斤谷,坡地、水塘及其他閑置用地200斤谷的標準,以當年國家糧食收購價以現金的形式發放租金,實現了“寸寸土地長稻谷”,從整體上將土地流轉出來,統一規劃,統一開發,促進了小鎮建設的有序推進。


      從產業定位看,潯龍河項目更具生態性。特色小鎮的打造,必須結合產業規劃統籌考慮,這樣才有望保持小鎮持久的繁榮。而特色小鎮產業的特質在于“特色”,其魅力也在于“特色”,其生命力同樣在于“特色”。而打造特色產業有賴于把所在地的產業優勢糅合進去,培育具有地域特色的特色小鎮產業,避免千篇一律的面孔出現。從我們的調研看,資本下鄉發展產業必須保護自然生態、推進綠色發展,這是基本要求,而調研的項目都基本符合這一要求。潯龍河特色小鎮正是利用其林地多的自然生態優勢,堅守“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但有其不同之處,潯龍河特色小鎮圍繞帶動人流、聚集人氣,五大產業之間相互支撐、促進、融合,形成自身的產業生態。


      潯龍河特色小鎮堅持把產業融入當地的自然生態,突出自然生態特色。潯龍河特色小鎮按照不破壞生態環境、盡量不占用耕地和堅持土地效益最大釋放共享的三個原則開展建設。另一方面,潯龍河的農業種植(花卉苗木)、農產品加工、休閑旅游、康養產業、基礎設施等五大產業之間相互支撐、促進、融合,充分實現產業間互動、內外資源互動的多元復合價值,形成了一定的產業生態,構建了和諧、高效、活力的產業體系與生態圈,正如柳中輝書記所說的,潯龍河是圍繞聚集人氣做產業,這些產業也都是服從于聚集人才這一理念,這是其它地方資本下鄉所沒有的,潯龍河特色小鎮通過整一化的產業體系向外推介一種擁抱青山綠水、藍天白云、有果園菜園花園、充滿藝術生活氛圍和藝術氣質,無處不彰顯人、自然、產業、城市和諧共生的“世界級田園綜合體”。


      從農民利益看,潯龍河項目更具可持續性。農民支持是潯龍河資本下鄉項目順利推進的最堅實的基礎。而農民支持的堅定性來自于對農民利益的維護和發展。在這一點上,調研中的其它資本下鄉項目差距較大,有的在土地流轉后提供季節性就業,有的部分提供就業,有的則一轉了之。比如湘陰縣洋沙湖國際度假村項目,雖然建設得很漂亮,但在建成區內農民失去了土地、失去了村莊、失去了主人地位和權力。潯龍河特色小鎮則不同,村民留住了家園、增加了財富,特別是完善了村民自治的形式,強化了農民的主人翁地位。


      在確保農民基本生活的可持續性方面,潯龍河特色小鎮考慮百姓問題的視角絕不是簡單的拆遷、征收、住新房等操作層面,而是從土地改革“三權分置”進行深層次設計,以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保障農民基本生活的可持續性。潯龍河特色小鎮按照耕地每畝每年600斤谷,林地150斤谷,坡地、水塘及其他閑置用地200斤谷的標準,以當年國家糧食收購價以現金的形式發放租金,保障了百姓基本的生活需要的可持續性。


      以永久性宅基地使用權置換增加農民財產性收益,確保資產活力的可持續性方面,潯龍河通過土地增減掛鉤政策推動村民實行集中居住,新房具有土地使用權證和房屋所有權證,可用作抵押貸款,從而確保了資產的保值增值,維持了資產活力的可持續性。


      以集體土地收益權保障農民增收的長效可持續性方面,潯龍河由村集體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參與商場、民營學校、醫院、加油站、文體中心等可經營項目和旅游項目的運營,其獲得的股份收益由村民按土地合作社中的股份比例進行分紅,實現村民長效增收。


      以農村社區化管理改革鞏固城鄉和諧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方面,潯龍河一方面通過吸引城市居民在潯龍河購買住房,就地落戶成為新社區居民,享受到與城市同樣的完善的功能配套和農村優美的生態環境;另一方面,通過轉變農民身份,實現就地城鎮化,身份直接轉變為社區居民,在享受城市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的同時,可以保留其農民身份對土地的權利。這樣,就構成了城鄉居民相互融合、和諧發展的基礎。


      從總體上看,潯龍河改革的核心之一是社會資本主導,對鄉村資源進行有效配置。項目是由民營資本發起運作的,公司充分利用市場資源優勢,主導了項目的頂層設計、資金運作、政策平臺搭建、土地規劃調整等要素破題,并負責項目區內的產業發展,最終形成了對土地資源、生態資源、人文資源的合理配置和綜合利用,發揮出了項目建設的主力軍作用。


      工商企業進農村參與農地改革最大的好處是什么?最大困難是什么?最大擔心是什么?工商企業主動參與農村土地改革,能夠按照產業發展布局的需求合理進行土地資源配置,從而為產業發展奠定基礎,獲得產業發展的經營收益。其中,最大的困難也是按照產業的規劃進行建設用地的布局和調整,并在規劃政策、用地政策上、金融支持等方面實現突破;最大的擔心是政府不支持創新改革,不支持項目區內的基礎設施、公共配套設施建設;或因為政策調整對公司發展造成阻力。


      潯龍河通過多規合一,構筑了科學合理的頂層設計,將不同層次、不同類型規劃的統籌推進,最終形成了以民生規劃為核心、產業規劃為引領、建設規劃為推手、社會發展規劃為長遠目標、土地利用規劃為保障的“多規合一”的規劃體系。


      同時,通過土地改革實現了鄉村資源的資產化、資本化。潯龍河項目重點破解了土地問題,通過土地確權讓農民的土地資源變為資產;通過土地的經營權流轉、宅基地置換使農民的資產產生價值,變為資本;通過土地變性征收,讓農民獲得土地征收收益的同時,引進了社會資本下鄉發展多種產業經營,實現了農業的現代化,從而在根本上解決“三農”問題。


      產業融合下,潯龍河形成了現代農業發展體系,在項目區布局了生態產業、文化、教育、鄉村旅游和鄉村康養產業內容,形成了互為依托、相互促進的互動關系。其中,生態產業、文化產業、教育產業作為基礎產業,做到盈虧基本平衡,與其他配套設施一起,構筑成項目便捷的交通區位、優美的生態環境、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完善的配套設施,為鄉村全域旅游和鄉村康養產業的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


      在產城互動中,潯龍河打造充滿生機的功能平臺。潯龍河生態藝術小鎮既美麗鄉村建設的樣板,又是特色小鎮建設的試驗田。通過實施村民集中居住,完善水、電、路、氣、網等基礎設施和科、教、文、衛、體、商等配套設施,使其具備了新型生態社區和城鎮的功能;通過盤活鄉村土地資源,引進社會資本、智力資源下鄉聚集,使其又具備了產業發展功能。


      作者:艾政清等

    學術參考網:http://www.kj9993.net/shx/sn/222775.html

    上一篇:農業科研院所利用科技成果服務三農

    下一篇:基于大數據時代的“三農”問題新思路探究

    相關標簽:
    一分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