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ah2wx"></delect>
<var id="ah2wx"><rp id="ah2wx"></rp></var>

<object id="ah2wx"></object>

<font id="ah2wx"></font>
<i id="ah2wx"></i>

<font id="ah2wx"></font>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刑法視域下公民個人信息保護路徑

    發布時間:2018-01-02 11:50

      摘要我國個人信息保護的立法過程進展較為緩慢,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早在2006年便起草了《個人信息保護法(專家建議稿)》,但相關立法活動再無相應進展。而在美國、歐洲等許多國家和地區,對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不僅有民法、行政法等前置性保護,還有刑事法律保障。為此,我國應當在今后的立法活動中對公民個人信息予以重點關注,完善公民個人信息的法律體系尤其是刑事立法體系,并通過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行為進行打擊,不斷提升公眾保護個人信息的意識以及全社會對個人信息的重視程度。


      關鍵詞刑法公民個人信息立法體系


      作者簡介:劉永剛,湖北瑞通天元(仙桃)律師事務所律師,研究方向:刑事法律制度與司法實踐。


      中圖分類號:D924.3文獻標識碼:A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7.08.395


      一、我國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的發展態勢


      從目前來看,我國個人信息犯罪無論從犯罪主體上還是從犯罪方法上,都已呈現出類型繁多的趨勢,其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方面,個人信息犯罪行為數量多、范圍廣泛。進入新世紀信息社會以來,公民個人信息泄露的現象愈演愈烈,因這種侵犯個人信息的行為而產生的頻繁無故騷擾正在以數倍的速度攀升。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遇到過各式各樣的推銷電話、垃圾短信,而且往往是剛購置了房屋就有裝修公司找上門,剛有了小孩就有各式各樣兒童用品的銷售上門推銷。甚至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李世杰就表示:“各種騷擾電話不分時間地點場合,國家領導人也接到過?!被ヂ摼W迅猛發展,我們所生活的環境早已與互聯網密不可分。在互聯網已經無時不刻地影響我們生活的今天,侵犯公民的個人信息以牟取不法利益的現象層出不窮,各種與個人利益相關的信息也成為了不法分子謀取利益的工具。


      另一方面,個人信息犯罪行為呈現主體多樣、產業鏈健全趨勢。根據中國普法網的報道,公安部在2012年4月開展了嚴厲打擊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犯罪專項活動,依法刑事拘留了犯罪嫌疑人978人,查出了44個非法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的源頭,其中涉及到諸如公安、司法、工商、銀行、民政、電信等多個領域,這些政府工作人員,將其依法掌握的個人信息掛于網上尋找買主,而負有保密義務的銀行工作人員和電信系統的職員,也以出售其客戶的個人信息為副業;甚至還有有公安系統的個別民警和協勤,向外泄露其掌握的公民戶籍情況、車輛等信息。從這些現象可以看出,我國侵犯個人信息犯罪已呈現出主體多樣化的趨勢,并且已形成了從信息采集到信息出售一套完整的產業鏈。


      二、我國公民個人信息刑法保護存在的不足


      隨著現代社會發展的需要,政府、金融、交通等部門出于公共管理和服務的角度,對個人信息的采集也越來越廣泛,一些組織及個人從中非法獲利的現象也大大增加。在《刑法修正案(七)》出臺之前,我國公民個人信息的刑事立法保護主要體現在《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所規定郵政工作人員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但此條規定并未突出公民個人信息權的重要地位,對于打擊個人信息犯罪行為缺乏廣度和力度,從根本上無法應對實踐中手段多樣的公民個人信息犯罪行為。因而《刑法修正案(七)》新增了對公民個人信息進行刑法上立法保護的相應條款。出售、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與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直接針對的是侵害個人信息的行為,二者被歸入同一法條中,可見這兩個罪名的關聯性??傮w上來看,目前我國公民個人信息刑法保護還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不足:


     ?。ㄒ唬﹤€人信息的定義不明確


      《刑法修正案(七)》的出臺雖然對保護公民個人信息作出了一定的具體規定,即將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不法行為認為是犯罪,進行刑法上的否定性評價,并納入到刑法的保護范圍,但其對于“個人信息”并未進行概念和范圍上的解釋,“個人信息”尚無認定標準,故在司法實踐中對于有關“個人信息”犯罪行為的處理操作存在很大難度。要想清楚認識并準確甄別違法犯罪行為,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是明確犯罪行為所侵犯的對象,刑法條文一旦出現概念內涵和具體范圍的模糊,勢必在今后的司法實踐中產生較大爭議。因而筆者認為,我國可以借鑒相關國家在“公民個人信息”界定上的學術和實踐經驗,在我國“個人信息”界定的刑法立法上或司法解釋中,對“個人信息”的具體概念范圍進行明確。


     ?。ǘ┡涮琢⒎ú唤∪?/p>


      “刑法并不適用于所有的違法行為,而只是在必要的范圍內適用,即刑法的適用必須慎重、謙虛?!边@就是所謂的刑法的謙抑主義?!缎谭ㄐ拚福ㄆ撸分须m然指出了“違反國家規定”,但是,目前我國對于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尚未建立完善健全的法律、行政法規和政策規章制度,有關于此的保護散見于《醫師法》、《商業銀行法》等法律法規之中。但是,對于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這些法律、行政法規和政策規章并未進行全面系統的規定。刑法謙抑性要求刑法在啟動時必須慎重謙虛,當其他部門法律介入后可以有效解決的,刑法應當保持克制。也就是說,并非所有的違法行為都要通過刑法來調整。由于我國尚未制定諸如《個人信息保護法》等專門針對公民個人信息權保護的法律,那么,按照刑法的謙抑主義隨意出臺有關于“個人信息保護”的行為,有悖于刑法的補充原則。


     ?。ㄈ┤狈τH告罪起訴模式的設置


      親告罪的設置方式是為了將一些情節輕微的犯罪通過自訴的方式去追究,一方面節約了司法資源,另一方面又充分保障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個人信息具有一定的主觀性,個人信息被非法使用后造成的后果,對于不同的權利人來說影響也是不同的。如果司法機關一味的機械適用法律反而達不到立法者設置本罪時所考量的目的。因此,應當對出售、非法提供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也設置為親告罪的起訴模式較為適合。假如刑法中將這兩個罪名統一規定為公訴罪,筆者持否認態度,因為這是對司法資源的浪費,假如刑法中將這兩個罪名規定為非真正親告罪,那么既可以賦予受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其近親屬的主動權和選擇權,同時使公訴機關對此進行追訴的權利得以保留。


      三、我國公民個人信息刑法保護的具體路徑


      《刑法修正案(七)》明確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權的犯罪行為,是我國刑事立法和對公民個人信息保護上的一次進步?!缎谭ㄐ拚福ň牛ú莅福愤M一步加強了對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擴大犯罪主體的范圍,但遺憾的是,仍存在一定的不足。本文提出對個人信息犯罪刑事立法的完善,以更好地保護公民個人信息的安全,同時發揮刑法在打擊犯罪方面的重要作用,預防和打擊侵害個人信息的犯罪,營造一個秩序良好的信息社會。


     ?。ㄒ唬┟鞔_公民個人信息的概念和范圍


      個人信息定義的模糊性將會在打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過程中帶來認定上的困難??梢圆扇∫韵聝煞N方式來解決定義缺失的問題:一是可以在相關部門法中對公民個人信息作出定義,這樣刑法就可以援引相關法律條文以作為刑法上個人信息的定義;二是通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作出的立法解釋或者“兩高”所作出的司法解釋對公民個人信息的概念進行定義。由于個人信息在語義上是一個十分寬泛的概念,所以對于個人信息的范圍也應當予以規定,因為它直接影響到是否成立犯罪以及量刑的輕重。在確定個人信息的范圍時,應當考慮到立法者的意圖,在制定法律時將何種行為歸入為犯罪以及其在刑法典中所作的罪名分類,以此可以將立法者的意圖從中推斷出來。同時,對一些影響公民隱私或者是危害性較小的個人信息,采用刑法手段之外的方式對行為人進行制裁已經可以制止此種行為,而對一些性質嚴重的,涉及到利用個人信息進行嚴重侵害他人人身權利、金融秩序或者是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刑法就要對此類性質的犯罪保持時刻的關注。


     ?。ǘ┲贫ㄓ嘘P個人信息保護的部門法規


      必須盡快制定并實施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用一部專門的法律去喚起大眾對于個人信息保護的關注,同時減少此類犯罪的產生。盡管刑法在法律制裁上相對于民法、行政法具有十分強的嚴厲性和強制性,但個人信息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具體認定又紛繁而復雜,因而一部系統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對于個人信息保護是具有指引和推動作用的。并且基于刑法的謙抑性,只有當民法或行政法無法對行為人的行為作出約束或者該種約束起不到限制行為人不為一定行為的情況下,才能由刑法加以規范。所以應當制定相關的部門法規,強化不同單位和工作人員對信息權利主體所應負起的法律義務,以及對其違反義務、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權所應承擔的法律后果進行明確規定,行為人才能更好地遵紀守法,更尊重他人個人信息的隱私性。


     ?。ㄈ┩晟啤扒楣潎乐亍睒藴?/p>


      在出售、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的罪狀中有一個關于情節認定的要求,即要求“情節嚴重”?!皣乐亍北旧韽淖置嬉馑忌暇途哂幸欢ǖ哪:?,因此為了減少在司法實務中因這種模糊性給司法人員帶來的困惑,應當對“情節嚴重”作出明確的解釋,完善“情節嚴重”的標準,更好地去認定罪與非罪的界限。因此,筆者認為,界定情節嚴重的范圍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1.以信息數量為衡量標準。通過數量這一可以量化的標準來認定后是否達到情節嚴重具有很強的操作性和參考性。2.以獲利多少為衡量標準。以獲利多少位衡量標準,不僅可以用于針對出售公民個人信息行為的犯罪認定上,也可以用于量刑上。結合有關司法解釋,數額較大宜認定為人民幣500-2000元以上。3.以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大小為衡量標準。即使行為人構成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主觀惡性大小也可以作為量刑的依據予以參考。4.以造成的危害后果為衡量標準。這里的危害后果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無形的,可以是物質方面的,也可以是非物質層面的。


     ?。ㄋ模┩晟谱吩V方式


      有學者認為,個人信息權在本質上屬于公民的個人權利,當這一類權利受到侵犯之時,其危害性相對于暴力犯罪較小。因此,應當參照侮辱罪、誹謗罪的規定,對侵犯個人信息的犯罪采用自訴追訴方式。這樣可以提高司法機關打擊犯罪的效力。同時,如果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嚴重侵犯了國家、社會利益,公訴機關就不能再置之不理。筆者亦同意此種觀點。圍繞世界各國關系侵害個人信息犯罪的起訴模式,因法律傳統和淵源不同,各國采取了不同的追訴方式。前文已經論述,探究立法者的本意,可以了解法律發展的趨勢。我國刑法將其規定在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中,由此可以看出立法者的本意是想通過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對個人信息進行保護,而對此類權利,除了及其嚴重的暴力犯罪外,適當的引入自訴機制可以使法律顯得更加完備。此外,對于行為人采取極其嚴重的方式非法使用和侵犯個人信息的行為,有可能危及重大國家安全和社會利益,對此類行為宜由檢察機關代表國家采取公訴的方式進行。這樣可以更好地節約司法資源,為打擊侵犯個人信息犯罪提供便利。


      參考文獻: 

      [1]翁孫哲.個人信息的刑法保護探析.犯罪研究.2012 (1). 

      [2]趙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法益研究——兼析《刑法修正案(七)》的相關爭議問題.江西財經大學學報.2011(2). 

      [3]吳萇弘.個人信息的刑法保護研究.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4. 

      [4]金昌偉.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中“情節嚴重”的認定.中國審判.2014 (4) . 

      [5]劉憲權、方晉曄.個人信息權刑法保護的立法及完善.華東政法大學學報.2009 (3).

    學術參考網:http://www.kj9993.net/fx/xf/222701.html

    上一篇:新刑事訴訟法背景下完善我國刑事證人出庭作證制度

    下一篇:刑法中的因果關系的概念及特征

    相關標簽:
    一分赛车平台